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 今日资讯 > 资讯 > 社会 >

镶牙费用太高患者叫苦:为何不纳入医保?

2019年01月09日 09:22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手机版编辑:今讯转载

镶牙费用太高患者叫苦:为何不纳入医保?进山/摄

患者:镶牙费用太高

1月4日上午8点,北京市石景山医院口腔科门诊大厅,一位60岁左右年纪的大妈把数了好几遍的厚厚一沓百元钞票递进收费窗口。“现在镶颗牙太贵了,镶不起啊。”她的眼睛盯着已在收银员的验钞机上“唰唰”翻转的钞票,内心的不舍不由自主地从嘴里冒出了声。

“去年镶过两颗,现在又有一颗也得镶。前后花了4000块了,我用的还是便宜的材料。”大妈告诉记者。

在候诊座椅上,75岁的首钢退休职工张老先生拿出病历本让记者看,“我的牙没几颗是自己的了,两年前我镶过一套,前几天自己仅存的几颗牙又掉了一颗,旧的那套不合适了,需要再换一套。”张老先生告诉记者,他两次镶牙的费用加起来差不多有两万元,“一想到看牙心里就发怵,一是太痛苦,再一个就是,太贵。”

比起两位已步入人生夕阳期的老者,35岁的媒体工作者秋先生的看牙经历更为酸楚:“20多年前,我妈要是能预知我将来会在一颗牙上花这么多钱,她绝不会图便宜去找街上没有行医资格的游医给我‘修牙’——当时我还在湖北老家上初中,有两颗牙不知道是因为运动撞击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出现了松动的迹象。母亲知道后很是着急,带着我到镇上找了个‘高级牙医’,以50元的价格谈好,让这位牙医替我保住这两颗牙。那位牙医想出的方法是用铜丝(或是铁丝)将动的两颗牙绑起来连着那些没有松动的牙,这样,我的这两颗牙总算是暂时保住了。不过,五年后,不仅这两颗牙掉了,连绑在旁边的两颗牙也被连累一起掉了。读书那会儿没有钱,掉了也就掉了,懒得去管。等到工作以后,开始盘算着把几颗牙补上。费了好大劲儿,终于在一家知名口腔医院挂上了号,医生花了大约50秒给我看了看,然后甩给我几句话:要种植,得先治牙周,治完牙周再正畸,正畸之后再种植,种植一颗牙一万五(这还不算高级的)。鉴于你已人到中年,也可以不种植(反正不会影响吃东西,只是难看点)。我快速盘算了一下,四颗牙种下来,少说也得五万块。最要命的是,看牙最贵的种植环节不能报销。我写了本书,稿费才四万八,还不够补这几颗牙的。思前想后,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先治治牙周啥的,至于种植嘛,我决定等我买的彩票中奖了再去。”

去年年底,某单位在职干部江先生也刚刚花两万元种了两颗牙,“有一次啃东西时两颗牙裂了,去医院看,大夫说像我这种情况最好种植牙,但种牙属于美容项目,医保不能报销。我就不明白,镶牙也好,种牙也好,就是为了恢复牙的基本功能,也应该是治疗,并不是美容,医保为啥只管拔牙,不管安上呢?”

从业人员:列入医保不现实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绝大多数牙病患者都知晓镶牙、种牙不在医保报销的范围,但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个说法出自何处,而一些医生随意、不严谨的解释也很容易让患者产生更多的误解甚至不满。

比如,镶牙是因为属于美容项目才不列入医保报销范围的吗?

我们平常所称的镶牙、种牙,专业术语称作“义齿”。经记者搜索和查阅,在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相关网页找到“基本医疗保险不予支付费用的诊疗项目范围”这一规定。其中在第三类“诊疗设备及医用材料类”一项中有这样的列举——眼镜、义齿、义眼、义肢、助听器等康复性器具。而“各种美容、健美项目以及非功能性整容、矫形手术等”属于第二类“非疾病治疗项目类”。其他两类分别是第一类“服务项目类”,主要指挂号费、出诊费;第四类“治疗项目类”,除肾脏、心脏瓣膜、角膜、皮肤、血管、骨、骨髓移植外的其他器官或组织移植,记者注意到,近视眼矫形术也在此类中单独列项。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无论是否能准确说清楚这一规定的来由,相关从业人员对镶牙、种植牙未列入医保目录的规定都具有较高的认同感。

“列入医保不现实。”北京某公立医院牙科医生颜娜说。“首先,国家经济实力还不能满足大众的这个需求,现在镶一颗牙三千至五千元不等,种植牙是一万七八起价,如果列入医保,以北京为例,医保门诊报销每年的上限是两万元,可能看两颗牙就花差不多了,到那时候要是感冒发烧都要自己付费,患者会不会觉得更不满意?更重要的一点是,牙齿治疗不同于一般的病症,可以通过手术治愈,或长期服药控制病情。口腔治疗效果与使用的材料有关,不同医生的技术水平也差别很大,有些患者在其他医院镶的牙出了问题,找我们重新镶,或者过一段时间如果觉得不满意,又想重新再镶,这种情况,的确很难判断他是为了治疗还是为了美容。”

“‘全覆盖、低保障’是我们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主要原则。”某商业保险公司业务总监林立告诉记者,“低保障就是保基本,具体到牙齿治疗,如果因为病痛或意外受伤需拔掉患齿,拔牙、止血、清创、消炎就属于保基本,这部分费用医保可以报销,但镶牙、种牙就不能算是保基本,即使在商业保险中,牙齿保险也只是在一些高端的保险中作为附属险种,几乎没有单独保牙齿的险种,一是因为治疗费用较高,二是,对其治疗的必要性也很难分辨。”

“医保报销的费用来自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以及国家的一部分补贴,如果想报销的项目多,个人只能多缴费,政府也得提高税收。而这也不是老百姓期待的一种理想状态。”林立说。

“镶牙看似小事,其实涉及到政治经济学上的很多问题,医保就那么多钱,怎么花才能既体现社会公平性又保障百姓的需求,都要经过慎重考虑。”广州市一家医用器械经销公司的吴经理告诉记者,各地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均衡,而每个医院每年的医保经费也是有限额的,如北上广这些城市流入人口多,尤其是年轻人多,因此缴费的人多,使用的人相对少,医保基金还会有盈余;而在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医保经费不充足,有些医院不到年底经费就用完了,甚至都没有办法继续收治病人。在这种情况下,镶牙纳入医保就和乘坐飞机头等舱一样属于高端消费。

吴经理指出,政府对药品和器械在医院内的价格可以通过招投标机制进行干预,但目前镶牙和种植牙都暂不在医保范围内,因此不会被录入到政府谈判品种(项目)目录里进行强力的价格干预,这也是造成这些项目价格高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