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 今日资讯 > 资讯 > 社会 >

落马高官“行权任性” 有人授意下属清除竞争对手

2018年05月18日 10:09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今讯采编

[编前语]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强调,“我们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是为党和人民做事用的,只能用来为党分忧、为国干事、为民谋利。”

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如果异化成特权,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有不公;哪里有“法外之权”,哪里就会出现不正之风甚至是腐败。

纵观十八大以来落马的高级领导干部,身患“特权病”的不在少数,有的凭借其地位和影响追求特殊待遇,乘高级轿车,住豪华酒楼,吃超标宴请,大肆挥霍;有的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特殊利益,以权谋私,以公为私,为自己和亲朋好友谋取不正当利益。又如,有的以工作和职责上的需要为掩护显摆特殊身份,前呼后拥,飞扬跋扈,用军警车牌,带专职秘书,住单宅别院,让群众投见无门;再如,在普通群众“入学难”、“就业难”、“看病难”等的情况下,有的利用职权集中不少优质公共资源,使其成为个人或亲属独享的福利,以致出现了“内部指标”、“吃空饷”、“萝卜招聘”等腐败现象等。

前车覆,后车鉴。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梳理出近年来落马高官行权任性、以权谋私、越权享受等多种“特权病”,为您探究其根源及危害。

今天我们推出第一期,探析落马高官“行权任性”的案例。

(图片人物从左至右依次为:季建业、虞海燕、武长顺)(图片人物从左至右依次为:季建业、虞海燕、武长顺)

“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

什么是“权力任性”?

无视规章制度,无视组织程序,用权任性、随意拿捏、肆意妄为。

对照十八大以来的落马高官,行权任性的方式花样繁多:有的当官做老爷,违反民主集中制,搞“家长制”、“一言堂”,独断专行;有的拍脑袋决策,一意孤行;有的任人唯亲,拉山头、结“小圈子”,培植个人势力;有的甚至把主政领域当作“独立王国”“私人领地”等等。这些人把本应履职尽责的政治“责任田”当作了个人的“一亩三分地”,一手遮天、胡作非为,最终身陷囹圄,令人不齿。其中,下面这三个人的案例堪称典型。

  “季挖挖”的民怨与官怨:“市长干了书记的活”

季建业,江苏省南京市原市长。2013年10月,季建业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4年1月被开除党籍;2015年4月,山东烟台中院公开宣判原南京市长季建业受贿一案,季建业被判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万元,一审决定不上诉。

据《环球人物》杂志介绍,2009年8月26日,季建业来南京任副市长、代理市长职务。他一边高调宣称“进了中山门,就是南京人”,一边迅速启动“三中路改造”,南京这座古城不断被“开膛破肚”。有南京市民称全城“秋叶与灰土齐飞,苍天共黄土一色。”4年间,不时激发民怨沸腾,并不断有人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

刚一上任,季建业强硬的作风就在南京出了名。知情人士透露,季建业与时任市委书记开会时,时常用“这个事情我来讲……”直接打断时任市委书记的讲话。对此,很多人私下议论季建业是“市长干了书记的活”。

比其强硬的工作作风更让老百姓熟知的,是季建业的另一个名字——“季挖挖”。季建业在扬州任职的8年间,全市大规模翻新“修旧”,“季挖挖”因此得名。

2010年1月,季建业正式当选为南京市市长,“季挖挖”从扬州挖到了南京。如果说“季挖挖”在离开扬州时还是个褒贬不一的中性词,到了南京,它就彻底沦为一个贬义词。

“斥资183亿,从2010年初至2014年底,5年时间在200多平方公里区域内全面施工,5年内敷设500公里污水干管,完善3000个居民小区及单位近2000公里排污支管。”这就是南京2010年公布的“雨污分流”计划。季建业被公众认为是“雨污分流”工程的主要推动者。

“通过‘雨污分流’工程,南京主要水体水质断面指标要达到地表水Ⅳ类以上。”季建业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这样承诺。

然而有媒体记者在南京城区走访时发现,市中心的中华路因为“雨污分流”工程全线开花,马路成了停车场。出租车司机感慨说:“南京城内几乎没有哪条路没被挖过。”

2011年,南京曾因修建地铁大肆砍伐梧桐树引来市民抗议,网民随之发起“拯救南京梧桐树”活动,声明参加者迅速过万。一位颇有名望的南京大学教授甚至公开提议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启动特别程序,弹劾季建业。当时网上骂声一片,对季建业施政提出质疑。有官员私下说,自从季建业任市长以来,所做的系列政绩工程“无一不是败笔”。

如今南京城3条主干道中两条都出了问题:城西干道炸了仅使用12年的高架挖隧道,原先20分钟的车程现在需要近一个小时;双向8车道从来不堵车的江东路被开了膛,挖地下人行道,只剩下原先的人行道供小车勉强通过。“灰头土脸,主城没有一条好走的路。”出租车司机连连感慨。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任何不受制约的权力都可能会被引入利益的泥潭;在利益的驱动下,更加剧了权力的任性。在这种利益与权力交织又相互助推的背景下,官商勾结就在所难免,腐败就愈发严重。比如,工程建设方面的腐败在季建业受贿案中占了很大比例,在季建业从苏州、到昆山、再到扬州,最后到南京任职的每一个阶段都有所体现,“季挖挖”的头衔绝非浪得虚名。

面对自己留下的一串串问题,不知季建业是否还记得,当年刚到南京赴任时他说:“南京,古称建邺,我季建业就是被南京人民拎着耳朵,耳提面命来建设新南京大业的。”

  虞海燕的“酒钢号”:向青年干部灌输效忠观念,培植个人势力

虞海燕,甘肃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中央第三巡视组对甘肃开展巡视“回头看”,巡视结束后第五天,虞海燕被中央纪委带走审查。2018年4月,重庆检察机关依法对中共甘肃省委原常委、甘肃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虞海燕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

“酒钢号”是一趟从酒泉钢铁公司(下称酒钢公司)开往兰州的列车,这个词在虞海燕担任兰州市委书记期间另有含义。

据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介绍,虞海燕把大量酒钢公司的亲信调到兰州市核心部门、核心岗位任职。跟随虞海燕从酒钢走进兰州,就等于坐上了提拔的高速列车,人们因此戏称他们搭上了“酒钢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