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 今日资讯 > 资讯 > 社会 >

情侣违规攀登玄武峰女孩遇难 两人系中山大学学生

2018年02月08日 07:22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今讯采编
 

玄武峰位于四川阿坝州四姑娘山景区内,海拔5383米,直上直下的峭壁上没有一棵植物。灰色的岩石向上凸起,冰面上覆盖着积雪。

2月1日,20岁的黄一楠(化名)和三个朋友从山脚出发,走上通往有禁攀令的登山之路。原计划2月2日晚返回,但那天晚上,她从山顶冰岩处滑坠受伤。

最后和她在一起的是男朋友韦林(化名),陪她等到凌晨1点左右下山求救。39个小时后,救援队员在5200米的一块岩石上发现了她,被雪盖着,露出橘红色羽绒服的一角。当了20年高山向导的徐老幺判断,已失去生命体征。

遇难者和同伴是中山大学的学生。一同出发的四个年轻人,一个刚进山就放弃,另一个爬到4900米的大本营后放弃,继续攀登的韦林和黄一楠爬到了5383米的最高峰。

但这一次对他们来说,不是站在山巅的骄傲,而是致命之旅。

  这种山没有路,爬上去了就是路

2月1日,韦林、黄一楠、陈武(化名)等四人从海拔3300米左右的山脚出发,穿过树林、草甸和碎石坡到达4300米左右的大本营,中途有一个同伴体力不支下撤,其他人驻扎在营地休息。

2月2日早8点,三人从大本营出发,陈武由于体力不支停止攀登,韦林、黄一楠在下午6点左右登顶玄武峰,但黄一楠在下撤期间遭遇了滑坠。

韦林和黄一楠都是中山大学学生。1月22日,他们和校登山队51名同学一起到四姑娘山的双桥沟进行攀冰冬训,一周后本已结束训练返回成都的黄一楠又回到双桥沟,和韦林等几人约好单独去爬玄武峰。

玄武峰最有难度的一段就在顶部4900米至5300米,“到山顶那几百米,大部分时间不是用双脚走,而是爬。”韦林的师兄艾中(化名)去过双桥沟四次,他说那段路要用圆管状带螺纹的冰锥配合岩锥,打进冰川和岩石缝隙内固定,上面挂一个锁,再拿一根绳子穿进去,顺着绳子往上爬。

根据韦林对救援队的描述,他们登顶后下撤到距顶峰两三百米处时,黄一楠没爬稳,滚了五六米下去。他爬过去抱起她,把她挪到一块像“小平台”的岩石上,听她一直说“腰痛、心痛、脚也痛”,估计腰摔伤了,脚摔断了,意识当时还清醒。他试着把她扶起来,想继续下山,但她完全站不起来。

摔伤的位置在最难攀登的那段岩壁中间。徐老幺说,以自己队伍的水平,至少要两三个人才能把人救下来,“不是光靠扛就能扛下来的,要靠攀登技术,这条路不是玩的。”

徐老幺是当地一名知名的藏族向导,是从双桥沟这边第一个登上玄武峰的人,“这种山没有路,爬上去了就是路。”

黄一楠受伤后,韦林冲着山下营地大喊,让陈武去叫救援,但山太高,他不确定陈武是否听见。陈武遇到救援队时说,他一直在下面等到晚上七八点,听到韦林在山顶呼喊,担心出事于是下山求救。

韦林和黄一楠从顶峰下撤时已经天黑,大概在晚上7点。艾中不清楚他们是否佩戴了夜攀用的头灯,但即便头灯可以照亮面前的区域,艾中觉得夜攀仍然非常冒险。

徐老幺爬玄武峰一般凌晨4点出发,登顶时大约上午10点,“太阳才刚出来一会儿,这样有足够的时间返回,最迟不要超过下午三四点。”当地人管最迟的下山时间叫“关门时间”,无论离顶峰还剩几米,到了“关门时间”都必须放弃攀登返回。

徐老幺觉得,他们没有当地人带路,可能花了更长的时间“冲顶”。按原本的计划,应该当天撤回山脚,那天晚上10点多,有两个学生找到他的儿子小幺,说有三个同学去爬玄武峰,约好晚上在山下集合但没回来,希望他们上山去找。这两人中的一个就是走出不远就撤回的同伴。

那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没人知道山上零下多少摄氏度。当救援队员两天后再次来到此地时,即便在下午三四点钟,气温已经低到零下18至20摄氏度。“比冷更可怕的是风”,艾中说,零下10摄氏度可能温度不是很低,但刮起大风体感温度可能降到零下二三十摄氏度。

根据韦林对同学的描述,那晚他陪黄一楠一直待到凌晨1点左右。他担心陈武没听到呼救,就和黄一楠商量,想下山找人。

“基本可以确定遇难了”

韦林离开女友9小时后遇到小幺时,是2月3日早晨10点。在海拔3900米左右,一个叫“马圈门”的地方。

小幺看到韦林一身狼狈,背了一个包,但看上去包里什么也没有,一只手没有戴手套,手指头全都掉皮了。韦林说女朋友的手套掉了一只,就把自己的给她了。他的手机也丢了,山里也没有信号。

他一见到小幺就说,“我朋友在上面受伤了,需要救援。”还说,“我离开她已经9个小时了。”

小幺拿起卫星电话打给山下的徐老幺。随后老幺派了6名“协作”队员上山。与此同时,四姑娘山景区也接到报警,派出5名救援人员上山。

12点左右,小幺和他的同伴到达靠近山顶的冰川附近,但没有找到黄一楠。

根据韦林的描述,事发地在冰川上方100米左右,事后实际找到的位置大概在上方180米。确认路线时,小幺发现韦林有点糊涂,“有时候他说的前后对不上号。是常规路线左侧还是主峰左侧,他讲不清楚,这两个地方距离偏差有点大。”

第一天,小幺和救援队没找到黄一楠,只得返程。

当晚,网络上开始流传一条朋友圈信息——“三大学生私自攀登玄武峰发生意外,男孩以下山求援名义,丢下受伤女友下山,遇到救援队后说错地点,耽误了一天时间。”

徐老幺觉得网上流传的情况不实,他的队员见到的韦林,一副受到惊吓、寒冷、劳累过度、说话结结巴巴的样子。根据他的经验,应该是体力耗光,再加上受了一些刺激。“有时候糊涂,有时候头脑又转动了,清醒的时候说的话还算比较准确,你再问他就又对上了。”

第二天,徐老幺亲自上山救援。快爬到山顶时向下看,发现了黄一楠,“就在那块小平台上,和她男朋友给我描述的一样”。

“应该是摔伤了后,没有再动过一下。”徐老幺说,救援队员通过呼喊未发现黄一楠有活动迹象,她身上已有积雪。“基本可以确定遇难了。”

那时已经是2月4日下午4点,距离韦林离开她已过去39个小时。

老幺和队员靠近到大概距离“小平台”30米的位置,但还是隔了一条沟,“如果她还活着,肯定要把她弄下来,但这个情况没办法,四点多不撤退的话,上面天一黑大家都有危险。”

“那个男孩子前一天晚上一路无保护下来,实际是冒了很大风险。”徐老幺认为,学生们应该带上卫星电话和对讲机。如果韦林第一时间联系到他,他第二天一早到那个位置的话,可能还有活的希望。